澳世达 | 第一批中国人,感受金伯利的“鲨光鲸影”

“当你第一次背起背包踏上远方的路,就永远不会停下来”,探险家永不止步,因为热爱,世界也选择让路。

我们居住在拥有29%的陆地面积、71%海洋面积的地球上,看到的是连绵不断的高山、一望无际的大平原、望不到边的沙漠戈壁、广袤无垠的大海……

路,在探险者的脚下延伸,探险,我们在路上。

第一章 | 探险召集令

在2017年这个夏天炸出“穿越金伯利无人区、终极冒险鲸鲨海底游、澳洲荒野徒步”这探险召集令,整个探险圈也是预料之中的闻之沸腾,无疑本次旅行是探险家们的梦想殿堂,踏上澳洲这个古老玉林、纯净海洋及稀有野生动物聚集地,上天入地感受天空、陆地与海洋的壮丽,我们没有孙悟空的筋斗云,我们是地球的“开辟者”。

探险集结号发出5分钟后,公司邮箱及电话一直没停过,本次探险之旅在招募无惧自然的冒险者同时,也是注重安全及旅行品质的,所以本次旅行团队是限额加入,经过48小时的精挑细选,最终确立下6名冒险者名单,在介绍成员之前,那就跟各位看官聊聊咱们的中澳三名领队:

中国区领队,江湖人称老李,来自中国长春,老李可是探险圈的老油条,路子走的也,二十多岁便和朋友一起扛着斧子猎枪牵着隔壁的大黑狗上山打野,探险那不要命哩,说起生死经历,那也是不在少数;在十五年前和老友上大兴安玲开盘山道,只顾着拍摄面前的风景,车子猛地冲破盘山道栏杆,半个车头都掉到了悬崖外面,幸运的是,当时后背箱装备重,不然早命丧悬崖了,这一撞可是没浇灭探险士气,接着组织了一批人去还未开放的西沙群岛寻宝,打着沉船里的官窑瓷器主意呢,私下联络了一个渔政船,一批人带着30箱啤酒,说走就走!这出击动静可不小,海上偶遇暴风雨,浪打出3米高,整个在海上失踪了,麻绳绑在夹板船杆上飘了两天两夜才被中国海军以及南海舰队开直升机才救着人呢!

澳洲华人领队,猜到是谁没,没错嘞,就是我,我呢今年虽然20有余,但资历可不少哦,6岁便下海潜水,小学2年级便入选省空军游泳队这事儿岂敢乱说呢,我也算是海底的老客了,持得开放水域潜水证,目前持有进阶潜水员以及专项海底救援、夜潜、海底搜索导航、顶级中性浮力等持得开放水域潜水证,目前持有等潜水证书,在澳洲这块土地上学习及工作近8年,熟知它的地理及天气,小瞧我你可错喽。

澳洲探险领队, 就是著名的Peter船长。他可是澳洲响当当的头号探险家,金伯利地区与土著一起生活近20年,熟知金伯利地区海域,此外还是澳洲著名的咸水鳄专家。拍摄多部澳洲咸水鳄TV秀。

咱们的6名中国区队员都是什么来头呢,首先来说说辛老师,他是中国领队老李一直以来的潜友,可以说是拜把子的兄弟了,潜水10年这两弟兄可是不离不弃,从印尼的四王岛到南美的加拉帕克斯每一潜都是潜伴儿,叫他辛老师?当然也是因为人知识渊博呀;接下来就是队员张二哥两口子,这夫妻因探险结缘,这估摸着60岁了,也不消停,这张二哥可是摄影发烧友,在摄影圈子里也是小有名气哩,每年在非洲、南极、美国世界各地外拍,拍动物那是很有一手的,各位看官你可别不信,在零下40度外蒙的数九隆冬天扎营,夜行数十里去拍野马那都是张二哥常干的事儿;来叨叨队员大李小李,为啥叫大李小李呀,因为人家是父子呀,这两爷子也是爱玩,一得空就背着囤的高科技装备跑去探险旅游,不过也是难得,像现在父子搭伙探险的可不多喽;最后来说说咱们队员刘叔,他是领队老李玩户外认识20年的兄弟了,上长白上扎营,大兴安岭开道这两兄弟都是一起的,只要他在长春保准和老李在一起呐,也是个资深探险玩家,这设备永远都是最新的,玩起来那也是不要命的哥们哩。

 

第二章 | 出行准备时

确定好6位队员信息后,便开始着手本次旅途的准备工作,说起这准备事项,一排排列下来,那可不是什么简单事儿,那就先从简单点的说起吧。

出行探险安全最重要,所以急救医疗包及防护用品得全部采购齐全了,防护用品除了普通户外防晒伤的物品也少不了防晒服,澳洲的野外太阳可不要挑战;本次出行地点呢,都是基本无人踏足的地方,当然在地图上也是更加找不到具体位置的,这就给出行带来了极大的阻挠,我们先确定好大概区域,一点点摸索确定好经纬度便以及道路情况,再者与当地旅游局及相关人员沟通联系了解情况,要到这种荒野去探险,那是肯定没有移动信号的,可想而知出行通讯也是极不方便,我们还得提前准备好卫星电话,那可真不是吓唬你,荒野探险不做好准备工作,可真是有去无回。

一项项工作落实下来,转眼便过去近60个日夜,澳洲迎来了冬天………

第三章 | 探险家赴澳

   外面淅淅沥沥的飘着小雨,初春的珀斯还微微透着凉意;今天是中国探险家们到达澳洲的日子,我起了个大早来到机场与咱们队友们会面,举着牌子上面写到“澳世达欢迎探险家们的到来”,在我准备放下牌子的时候,便看见老李率先提着行李领着队员走了出来,跟在身后的则是张二哥两口子,张二哥是地道的东北人,当然这烟瘾也是不容小觑的,一出海关便火急火燎地把行李塞进媳妇张嫂手里,便直冲向机场出口,这一看就是8小时飞机行程憋坏了他,赶着解烟瘾呢;远远看见刘叔刚准备打招呼,咋又看着他小跑着进机场了,这从香港飞过来的刘叔,急着见老友,激动地把行李都给忘取了,两手空着走出来的呢,这可笑坏了队员们。

半小时后,总算在珀斯聚齐了来自中国的探险家们,咱们一行8人,分为两批车队,直奔今晚的落脚处——市中心泛太平洋酒店,在入住澳洲酒店通常都会碰见令人头疼的问题,那就是既没有剃须用品也没有拖鞋,而咱们这次队伍里几乎全是男同胞,作为澳洲区领队的我怎能掉了链子,我提前给团队成员每人准备了一份公司特供的生活用品,在分房时便分配给他们,可算解决了这一大问题,长途行程大家也是累的够呛,约好第二日见面时间队员们便各自回房休息了。

 

第四章 | 游逛珀斯市中心

刚入春的珀斯,凉意未退,第二早依然落着雨点儿。8点刚过便起身带着队员们前往市中心逛逛,而这来自东北的张二哥夫妇没想到珀斯的冷风这么硬,便跑进一家户外用品店里最先买了两套羽绒服,在这空档,其他队员也看起装备来,有的换了双登山鞋,有的新添了双肩包,装配可是采购满意了,这帮装备迷才肯移步;珀斯的市中心说小不小,可是也真是不是太大,没一会儿便逛完了。

填饱肚子可是大事儿,8人队伍前往珀斯最地道且景色最好的八坊港式茶餐厅,可这还未进餐厅他们的目光便被餐厅外桥边一只晒翅膀的鸟儿给绊住了目光,这一带餐厅桥边都有这类鸟,我倒也没去深究其名,我走神的功夫,队员们已然逃出相机在拍照呢,这只大鸟很给面子,动也不动,晒着翅膀,餐厅的桥边便是一个风口,过了一会便是被冷风折磨的受不了了,一行人钻进餐厅开始咱们的第一餐。

虽说相处有一会了,可这队员们相互之间也是不怎么熟悉,中国领队老李便起身做起介绍来,都是玩探险的,大家也是相见恨晚,不一会也都热聊了起来。

 

第五章 | 前往珍珠小镇

下午三点飞机前往布鲁姆,吃完早茶便急冲冲赶到机场,索性很快办理完托运,可在过安检时遇到了意料之中的麻烦,我们的随行装备带着观鸟镜及摄影等物品,安检人员并没有见过这些装备们,怀疑我们本次的出行目的,逮着我们随行装备一直进行盘问。

解释无果后,我不得不向他们出示了行程单等证明,这些装备仅仅是摄影必备器材而已,打开装备一一解释其用途,安检印度小哥终于放行。

弄完这一出,瞟一眼时间,还好距离登机有一个小时,大家盘点好行李,便来到登机口等待上机。

即将开启探险的旅程,坐在候机室,内心万分激动,表面淡定自若,其实我简直可以在候机大厅跳起来哩。

3点45分,我们登上了飞机,随着飞机越来越临近布鲁姆,透过窗户,我们远远看见了凯布尔海滩连绵的海岸线,绵延 22 公里的纯美白色沙滩包裹着印度洋的蔚蓝水域,此时在闻名于世的印度洋日落前余晖的映衬下海平面闪闪发光。

第六章 | 抵达探险第一站

在空中盘旋两个半小时后,终于抵达了咱们的探险第一站——布鲁姆,这是一个浪漫的珍珠港口小镇, 如今小镇的多元文化社会确保了各式美食餐饮、多彩多姿的特点和文化,布鲁姆以澳洲珍珠之都与南海珍珠之乡而闻名,曾是世界上重要的珍珠生产中心,记录着先前来到这里采珠的工人们的酸甜苦辣,他们有的来自日本和马来西亚,也有来自俄罗斯和菲律宾的人们;这里也记载着 1亿 3 千万年前的恐龙脚印,应季时,甘芬角灯塔是观赏海豚和迁徙鲸群的绝佳地点,同时这也是探险者的聚集地,因为在澳洲探险,布鲁姆便是去往各地的必经宝地。

从机架下来,一大股湿热气流将我们包围,此时已经是晚上6点过,可当地气温还是29度左右,可想而知处于热带的布鲁姆中午温度是多么的高呀。

取完行李后,我们便去寻找在当地提前定好的两台SUV,本次布鲁姆探险之旅是得前往观鸟站的,而一般正规且品质好的租车公司都是不允许开进观鸟站红土地这块区域的,所以便找到当地唯一一家允许开进观鸟站的租车公司。

可想而知,独特的它岂会走寻常路,当我们在拿到简易停车方位图,被告知自行寻找车辆时,也是很崩溃。在停车场转了几圈快要放弃时,终于在众多越野车中,找到属于我们的两台三菱越野。当然,两台车的驾驶员就由来自香港熟悉右舵驾驶的刘叔,以及咱们多年来澳自驾游的领队老李胜任了。

往后备箱塞好行李后,便出发前往咱们的住处——布鲁姆贝壳海滩酒店式公寓;这家酒店位于凯布尔海滩边儿上,步行8分钟便是海景呐。

团队8个人分住两间公寓,整个酒店也是布满了热带植物,尤其是金伯利地区特有的猴面包树,连带着我们的心也入到这氛围的热情里来。

 

第七章 | 夜晚海边赴约

在前面章节有提到咱们所去的的地方常见地图上并没有记录具体位置,交通也并不方便,很多地方也只能飞机或船只运输,我便提前找到了一位救兵——Peter船长。

Peter虽说今年已是60岁高龄,可别小瞧他嘞,这身高一米八,一身的腱子肉也都还保持着,典型的运动专家呀,他可是澳洲著名探险专家,年轻时在布鲁姆咸水鳄公园工作多年,也是咸水鳄纪录片节目的常客,同时Peter也是经验丰富的老船长,对海洋各种鱼类、鲸鱼习性等颇有研究。

放下行李,休息片刻后,我便带着探险家们起身前去凯布尔海滩赴约。海风阵阵,吹得人心痒痒,探险家们一致决定步行赴约老船长,可这原本以为几分钟的路程,路在黑夜的隐藏下,硬是走了近二十分钟哩,总算见到咱们本次金伯利向导Peter。

 

在等餐的间隙,咱们便聊起在座探险迷的各自经历来及专长,中团员们的过往疯狂经历也是让咱们Peter这老探险家感叹不已。

菜上齐了后,咱们开始了又一热门话题,下一个即将前往的地方——魔鬼岛。

其实呐,这“魔鬼岛”是咱们本次探险团队命名的,这一块神奇的土地,此先除国家地理人员踏足便鲜有人踏足,而我们这一批中国探险家们,便是世界上第一批上岛的中国人。

魔鬼岛上地理形势复杂,且鳄鱼众多,在你行走岸边时,说不定下一步便入鳄鱼口中,在傍晚时分,岛上林中也会散发有剧毒的瘴气,若你未及时走到安全地带,结果可想而知。

这魔鬼岛也是一宝地,它是世界著名的座头鲸保育基地,座头鲸一家三口同游,母亲托着幼年座头鲸换气的奇观也可在这观摩到哩。同时这也是澳洲第一个珍珠养殖场,此海域是金伯利的海洋瑰宝,在世界珍珠巨头派斯派利家族名下。

用完餐后便齐散步回到酒店,为明儿早去甘芬角拍摄日出做准备。

 

第八章 | 甘芬角古遗产再现

  凌晨,天还未明,时针和分针玩着你追我赶的游戏,往四点奔走着,探险家们齐刷刷的带好装备准备出门呐,这是向着哪儿出击呢?

凯布尔海滩南端,1 亿3 千万年前恐龙曾踏足的地方,那里保留在恐龙的足迹,是大自然馈赠给人们的奇妙1古遗产,那里也是观赏日出的绝佳圣地。

在车里,我不禁观察起这难得的美景来,远远的天暗暗的,可却又好像明亮亮的离我很近,月亮高高的挂在天空上,稍带着湿气的风儿懒洋洋地敲打着我还未苏醒的脸庞。

到达目的地甘芬角后,探险家们急忙掏出家伙,往岩石上一排排码好,等待着第一缕光的出现。

缓缓地,海面上慢慢探出一抹光晕,我们望着它,忽远忽近,听见海浪拍打着岩石的声音,仿佛是朝阳的伴舞者,似绿似蓝的印度洋海水犹如一颗巨大的宝石镶嵌在红色砂岩里。

这时,远远看见两匹小马也来这儿凑热闹嘿,站他们旁边的一高一矮的本地居民应该是他们的主人吧,他们正往小马身上淋着海水哩,我心生好奇,便走向他们与之攀谈着,原来在本地人的传说里,在印度洋海边第一缕光普照下为马儿沐浴,代表着吉祥。

此时将近11点,而早起的我们还未进食呢,等着刘叔收起无人机后,被饥饿压迫的我们便起身离开甘芬角这一圣地,匆忙赶回酒店。

正午的布鲁姆真是酷热难耐,不得不为下午的外出冒险担心起来,饭后,我们便起身前往当地户外装备店里购买防晒装备,在旁边华人超市,顺便把晚餐食材买后,便回酒店休息准备下一场冒险。

第九章 | 踏足最好的观鸟站

   午后,休息好的探险家们,伸伸懒腰带着将近80公斤重的摄影“老友”及三台观鸟镜,奔赴世界上最好的观鸟站之一——布鲁姆观鸟站,说起这装备来,还是得数刘叔厉害,瞧瞧这莱卡观鸟镜可是目前最先进的设备呀,转眼看看这张二哥把他多年拍鸟的“战友”400定礁,都给掏出来咯。

说起这布鲁姆观鸟站,官方认定的世界上最好的观鸟站之一可不是虚的,这一区域是澳大利亚40%鸟类的家园,每年的九月至次年的四月是观鸟的最佳时间,此时数以万计的从西伯利亚飞来的候鸟会在此停留过冬,约有300多种、超过150000万只鸟儿在此聚集,五颜六色、姿态万千,场面壮观无比;虽说咱们来的不是最佳观赏时间,可当我们到达的时候还是为眼前的壮观景象所叹服。

观鸟站保护着这一地区的迁徙水鸟,这里是鸟儿的家园,这里也同时为科学研究提供着便利,穿过海滩、红树林、泥滩、热带林地以及草地,我们在属于鸟儿的天堂里游走着;它们有的在天空翱翔,有的在水中觅食,有的站在枝头高歌,有的互相嬉戏,一派和谐景象。

第十章 | 出发魔鬼岛准备时

星期五,到了咱们出击魔鬼岛的日子,与Peter船长沟通后,了解咱们此次飞行是限制行李重量的,探险家早早收拾好不必要的行李存放于前台,解决完早餐后,也接近咱们的出发时间了。

 

在澳长期留学的我,是深知澳洲人比较随意也不怎么守时的,大学期间,上大课的老师晚10~20分钟,让100多个学生都等着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过这激动地探险家们,内心可是按捺不住了,一直往来车方向望着。

远远的,看见一辆白色的中巴拖着拖斗来了,跟随Peter船长一同下车的还有本次魔鬼岛的另一位同行帮手Karren,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后,探险家一同上了中巴车,而我和Peter、Karren开着先前我们租借的两台suv先去机场还车,随后直击布鲁姆直升飞机场;这里停着各式各样的直升机,而咱们此次旅行的东家派斯派利的家族的飞机也停在这里。

一位身穿橘色衣服带着派斯派利标识的本地导游远远的在候机厅等着我们一行人,进入候机厅,称完体重和行李重量,确认没有超重后,导游便介绍起本次飞行旅程的注意事项来。

坐在候机厅等飞机的间隙,通过Peter了解到我们飞到岛上大概需要一个半小时,途中也会路过金伯利的水平瀑布和红树林入海口这两著名奇观,这也是让我们一行人雀跃不以。

魔鬼岛一行,可以说是打开了整个中国探险的又一新篇章,远方的路惊险却又有着一种神奇的魔力吸引着我们前进。

在派斯派利私人飞机前合影完之后,便踏上了这通往魔鬼岛的征程。

 

第十一章 | 空中观奇景

 

随着飞机的巨大轰鸣声和强烈失重感,脚下从陆地变为似蓝似绿的太平洋。

翻过几片雨林,透过雨雾,看见一片白花花翻滚着的浪潮,随着潮涨潮落,大量的水被迫通过两个狭窄的峭壁通道,就形成了高达 4 米的海平面差和独特的瀑布效应;这也就是咱们本次旅途的第一大奇观——水平瀑布,在咱们地球上,也就只有两个水平瀑布,而来到澳大利亚西北地区海盗群岛上的塔尔博特湾,便可一次见齐。

越过瀑布,远远看着碧蓝色的海洋蜿蜒在充满神秘色彩的白色山脊间,仿佛是分叉的树枝攀附在地球母亲的身体上。

红树林入海口,海面下掩藏着一片绝美的珊瑚礁的绝美圣地,在只有单细胞生命存在的18亿年前出世的山脊周围,默默潜伏着。

飞机缓缓降落,溅出的水花越来越大,在飞机触碰到海面那一刻,伴随着溅出的水花机身抖了一抖,让我惊了一跳,却又莫名兴奋着。

在距离营地栈桥大约50米的地方,机舱门打开,一股带着咸味的热浪向我们扑来,远远看见一位皮肤黝黑的小哥,边向我们挥舞着手边缓缓向我们驶来。

了解到这位小哥叫Sam,是派斯派利家族特派来管理这片海域和营地的负责人,刚准备向他介绍探险队员时,却被小哥给笑着打断“早就耳闻你们这群有名的玩家了,你们是第一批来到这里探险的中国人,照顾你们就是我最近最要紧的事情!”

营地越来越近,海水碧蓝却见不到底,随处可见的鳄鱼标志提醒着我们,船下可能就游着4米长的咸水鳄,以及无数的白鳍鲨。

感受着原始的宁静,此刻踏上这片区域的我们,是即将打开中国探险新篇章的我们,是第一批踏进这里的中国探险家。

第十二章 | 入住营地

还未退潮,海水浅浅淹没掉栈桥的下半截,行走在约莫20米长的栈桥上,向营地中心进发着,看着水面不时泛起波纹,不知是因为刚吹过的海风还是水下经过的鳄鱼。

在晚上,这里会渐渐退潮,船只都会搁浅,而陆地也会随之完全敞露出来,这里便会成为鳄鱼绝佳游玩地,所以说晚上还是不要独自到栈桥赏月亮,免得一来就回不去咯。

营地在一个具有一定高度的小坡上面坐落着,顺着坡我们向上爬着,终于是见到了这几天的歇息地。

白天岛上工人都出海工作了,所以此刻见到的约莫只有4个工人在忙活着,向里走,映入眼帘的便是摆着8张桌子的餐厅,不过最舒服的还是放室外能看到碧蓝海水及港湾的30人的长桌;在厨房储物间里,放眼望去,一个货柜都是为我们特别准备的食材,有空运过来的蔬菜、肉以及水果,中式调料也是准备齐全了。

到了咱们住宿的地方,团队每个人分到一个房间,厕所和洗澡的地方连着,是搭起来的一个棚子,洗澡的地方有洗衣机及烘干机,在户外有一两个沙发及长椅,旁边还配有冰箱,布置虽然简陋却样样齐全,带着家里特有的温馨感,坐在被猴面包树和芒果树包围的草坪上,别有一番风味。

一晃眼,午时一点的钟声已敲响,草草解决完午饭的探险家们,回到各自的房间为下午的出海活动养精蓄锐,在过去的上午,从陆地到海上,再从海上到九死一生的海岛,静静享受此刻午后片刻的宁静,屋外随风摇曳的猴面包树,也显得那么的可爱。

第十三章 | 出海猎鱼

两点半,四十度的热浪翻滚着海面,一向不怕晒的我也穿上透气的长袖防晒服和速干长裤,因为要出海我也踩上遇水起摩擦力的cross洞洞鞋,提着装满必备品的防水包向大部队走去。

此时Peter和Karren正一趟一趟的往船上运东西,栈桥边停靠着两艘出海的船只,其中一艘是只能乘坐4人且没有遮阳板的小船,团队有经验的老李、张二哥、辛老师和Peter便坐上这条件稍微差点的第一艘小船,接着我们便踏上由Karren驾驶带有遮阳板的大船。

并驾前行的两艘船,让碧蓝的海域溅起涟漪,与船只共舞的海浪像是在欢迎我们来到这沉寂已久的原始岛屿,我们在见证数年历史的岛屿间穿行,蓝色的巨鳍也翻出水面晒太阳。

穿行20分钟后,一抹“黑影”猛地跃出水面,一对超长的前翅扑闪着,乘坐小船的老李,急忙关掉发动机,生怕惊到这出海的“第一条惊喜”——座头鲸,船儿顺着海浪和鲸鱼在这金伯利碧蓝大海上飘荡,掏出装备对这鲸鱼拍着,不过也来不及好好享受,与鲸鱼独处的美好时刻,前方等待我们的是即将变为晚餐的生鲜。

向前驶到一片金枪鱼众多的海域,Karren停船,掏出鱼竿挂上鱼饵,往海里一抛便垂钓起来,这老刘和李家父子一看就是有海钓经验,甩竿、抛饵、握住…一系列麻利动作不带喘气的,几竿齐下也就两分钟的事情,不过这老刘可是让大家惊了一把,这刚下去鱼竿头便急速下坠,而这种海鱼力气都很大,老刘也没急着回线,先下放竿、立竿、再回线…让鱼放松,若是强拽竿很有可能会导致竿折,瞧瞧着老刘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圈汗,想必这也是一条大鱼嘞,几个回合过后,一个庞大的影子隐隐约约浮出来了,大家都屏息着,猜这是什么鱼呢,好家伙首竿金枪鱼呀,引起队员们一阵欢呼,Karren顺着鱼游来的方向,一把把鱼捞了上来装进早已准备好的大鱼网里,把鱼一过称,好家伙,一条重达15斤的金枪鱼哩,拍完照后忙向另一条船上的队友炫耀着咱们的战绩,不过他们也还不错,居然钓上来一条皇后鱼,Karren在船头把鱼头割掉放血,便把鱼身存进了鱼箱内。

半下午过去,队员们也都有了自己的战利品,瞧瞧此时箱子里已被我们的战利品塞满,是时候返回营地了,不过把这鱼全部作为晚餐也是不可能的,留下最初都在十斤以上的金枪鱼和皇后鱼,把其他鱼都重新放回海里,慢慢靠近的小船和我们的战绩也是差不多,点了点数,晚上将享用5条新鲜的大鱼。

太阳在海岸线上摇摇欲坠着,温度比午时稍微降了些,可依然燥热的不行,满身的汗水和着溅起来的海水鱼腥味,我们一行人走上了栈桥直奔浴室冲洗这黏糊糊的身体。

冲完澡后,掏出冰箱里的饮料,探险家们躺在沙发上歇息着, 张二哥钓上来3条巨鱼,但是一点都没觉得疲惫,一脸放松的和大家说笑着,远离工作与城市的喧闹,这原始的生活也是来之不易又让大家雀跃着。

 

第十四章 | 夜引鲨鱼

 

谈笑间,月亮悄悄跑到了头顶,芒果树也俏皮地拨弄着它的头发,探险家们聊天的话题从钓鱼经验也慢慢调到如何烹饪战利品来,晚上的菜谱在“争执”中出来了,你还真别说,这可真是一群被探险耽误的大厨们,这鱼都整出3个不同花样出来,红烧、油炸、生切,两素菜加上沙拉再配个炒荤菜,这让Peter和Karren这俩人很是诧异,没想到来这第一批中国探险家不但自己下厨,还能做出这么多花样来。

大家在自己负责的菜品前忙忙碌碌,不过生鱼片这活却被爬Peter抢了去,晚7点,餐桌上渐渐被菜品填满,这几个东北大汉也掏出布鲁姆华人超市买的宝贝——6月鲜黄豆酱,这可是他们眼里最具家乡味的东西啦,吃大葱可少不了嘞。

饭桌上,少不了的就是交流各自的探险经历,每次的交流也让探险家们越走越近,紧张刺激的一下午过去,再配上一顿鱼宴,真是妙哉!

用完餐,Peter神秘兮兮的往后厨走去,把没用的鱼骨、鱼皮和鱼头一股脑塞进箱子里,往栈桥边走去,领队老李忙带上探照灯紧随其后;此时的夜十分安静,仿佛所有的生灵都潜伏在海面下等待着属于他们的晚餐,在夜的掩盖下,一切都那么诡异,我们仿佛听到水面有异动,或许是鲨鱼,或许是鳄鱼,再者难道是翻起来的小鱼?缓缓走到海边来,把所有的鱼血、鱼骨、鱼头投入海中,静静的等着猎食者的到来,瞧瞧,刚丢下咱们的诱饵,一条巨大的白鳍鲨游了过来,这条鲨鱼看起来,大约有两到三米;此外,老李的夜照灯还看到了一双眼睛从水面下沉了下去,一条鳄鱼也慢慢浮了过来,从露出来的头部分析,这条鳄鱼至少有四米长,玩家们在栈桥上聊天分析着,也掏出装备拍着照,胆大的手持鱼尾,拍打着水面,而我看着他们,生怕一条鳄鱼浮出水面把他们叼走。

玩够了的探险家,又开始论起明日行程来,想早些出海的探险家们约定好六点餐厅集合,便谈笑着走回各自房间,又惊又喜的一天伴随着对明天探险的期盼渐渐沉睡。

第十五章 | 千年历史的鲜活

带着对未来探险旅程的渴望,渐渐步入从未有过的原始及难忘的第二天,早早出发的探险家们正进发魔鬼岛的另一边,那有着见证了遗留下来的历史岛屿正等待着十几年来首次光临它的人类。

三头鲸鱼正向我们靠拢过来,可别误会,这座头鲸性情温顺着呢,我甚至感觉到了鲸鱼亲亲向上顶了顶船身,大座头鲸用身体拖着小座头鲸换气,两条鲸鱼顺着船头擦过,这是在向我们打招呼呢,有生以来第一场与鲸鱼擦身而过,一行探险家们纷纷掏出摄像机记录着神奇又美妙的时刻。

在午后,我们到达了这许久未被打扰另一边岛屿,这里有着见证过千年风雨的历史残骸,也有着1800年高龄的几千海里年龄最大的猴面包树,关于猴面包树的故事也得从1864年说起,欧洲人在那一年,打算在岛上建立一个新的城镇,便用一条船转移了120个家庭以及一群羊打算在这个岛上生存,而5年过去了,欧洲人乘船来看望他们,可一上岛,发现所有的人和羊都死光了,不过死因猜测不一,而在当时只有7具尸体留了下来,便把7具尸体埋在了这个猴面包树下,纪念这失败的移民事件,这棵饱经沧桑的猴面包树,它见证了人类的历史,见证了世间的交叠更替,此刻站在这颗树下的我们,仿佛也能感受到历史钟声,已经十几年没有人类踏上这块土地仿佛因为我们的到来鲜活起来。

回到营地,又是一轮探险家与刀叉的碰撞,佛一顿美美的晚餐才是代表这一天探险的句号,得到一致好评的厨艺,也是让玩家们满足了这美食领域的虚荣心。

第十六章 | 鲨尾引鹰

住在海边的探险家是经不住考验的,探险家的到来,也总是让海面不那么平静。

经过这几日海钓经验的交流,探险家技术也提高了不少,在钓石斑鱼的时,既然还钓上来两条鲨鱼,不过这岛上的鲨鱼凶猛异常,第一条鲨鱼上钩时,用尖利的牙齿把咱们鱼钩都磨断逃跑了,面对另一条鲨鱼时,我们学乖了,并没有猛拽,慢慢放勾和他博弈,最终把一条一米多长的便鲨鱼掉了上来。

午餐时间,两条船并在一起停在海面上,将十分钟前钓上来的鱼,直接做成生鱼片吃,从未体验过的美味与新鲜让大家雀跃不已。

一抬头,嘿!赶巧不巧居然到了鹰巢下面,摄影爱好家们,拍鹰心切,可这距离实在太远,这好玩的大李把鱼尾挂在鱼钩上,船带着飘动的鱼尾仿佛是一条浮出水面的活鱼,这种办法还真引来三只鹰,过完瘾,老刘把将鱼肉和鱼皮分离,把鱼皮扔到海里, 说道:“鱼皮不会下沉,我们走后,鹰还可以吃哩”,给动物们留下饱腹的美味晚餐,仿佛自己也已经饱了似的。

不知何时,咸水鳄也来凑热闹,跟在后面的他们,定是假想着我们掉进水里,让他们饱餐一顿呢。

三日的海钓时光让大家过足了瘾,一百多条种式各样的海鱼都是咱们的战利品,每日放生海鱼也是别样的乐趣,与动物和谐相处的美好是探险家最贪恋的时光,阳光热烈,海波温柔。

 

第十七章 | 南洋珍珠

 

澳大利亚首建的南珠养殖场,众多大牌认定的珍珠供应商,也就是下一个探险目的地。

珍珠从打捞到清洗维护过程也是让众人涨了不着知识,在我们随手打捞的贝壳里,也是藏着晶莹剔透的上等珍珠,派斯派利家族是Tiffnany 等珠宝背后的供应商原因也都明了了,随手一捞的珍珠也是上等,谁不来抢着签合约?

而在每年特定时期,家族都会拿出最好的珍珠到周大福拍卖,这世界最好的珍珠也不愧于选出的这颗珍珠了吧,上好的珍珠当然得藏在鲜美的珍珠肉里,这一口要下去的口感岂一个爽字了得!

在魔鬼岛的西南方,坐落着壮观的史前岩石,有着1.5亿年历史的岩石,风蚀海蚀的吞侵使他们呈现出最美丽的姿态,小船从这些10米高的壮丽岩石下缓缓划过,大家也都不约而同的安静了,历史的变幻,带给心灵的震撼,也都让探险家们越来越深爱脚下的土地。

阅历无数的国家,拍摄过各种瑰丽的山脊,但不得不说,这些岩石的姿态是无与伦比美丽与壮观,我们探险,有着奇思妙想,我们热爱并保护着自然,深爱着我们脚下的每一寸土地。

第十八章 | 身陷土著文化

在这岛上,动物与人和谐相处,我们在这个没有信号的金伯利魔鬼岛上度过了最原始的三天,美好的时光总是快乐却又短暂,不知不觉迎来了在岛上的最后一天。

早上六点,刚出房间便撞上刚吞食完袋鼠的蟒蛇,这大家伙正躺地上一动不动慢慢消化它的食物呢,急着赶路的我们匆匆道完别便驶船出海踏上这最后一波探险旅程。

魔鬼岛的另一边,历史记载着一家世世代代生活在岛上的土著居民,而在今天,第一次踏上这魔鬼岛的中国玩家们,便可以上岛去见证五万年前的遗迹。

早上8点半,便到了浅水洞穴,土著居民热情地在我们的脸上抹了红色的印泥,可不要大惊小怪,这是他们古来的欢迎远方来客的欢迎礼仪。

5万年前,澳洲土著“艺术家”们用着墙绘手法来表达着土著艺术,岩石艺作品中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图案和神灵形象,都讲述了土著人的信仰和传统,历史的痕迹充满神秘感,吸引着人们深深探入感受它。

在土著居民身后,走了一段不平整且还不算短的路程,庆幸的是,岛上虽天气炎热但我们带了足够多的水,爬下了一小段悬崖,终于下到了洞底,见到了这充满历史感留存完好的古老壁画,脱色的墙面,也都印证着历史的痕迹,在洞穴里的我们,仿佛置身5万年前,感受着那时人们在这里所想倾诉的故事,每一幅艺术作品都是一个生动的人物故事、一段精彩的个人生活记录、一个动人心魄的历史事件,土著人在沙子、土地、石头、树木或木头表面画画或雕刻都充满了深刻的意义,艺术作品的符号、图形不是随意的,他们是为了娱乐或创意,此刻观赏到的不仅是澳大利亚文化和土著艺术,而是在触摸着澳大利亚历史,聆听着千年万年前土著人的倾诉。

四点钟即将飞回到布鲁姆的我们,在下午两点之前我们不得不回到营地,跟土著居民道别后,便回到营地收拾行囊。

短短的四天过去了,我相信这会是我们此生最难忘的一次旅行,金伯利壮丽又原始的史前美景,在我们心里都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魔鬼岛旅行的结束,又像是打开了探险的另一新篇章,在布鲁姆的上空,望着脚底的每一片海每一块地,都在等待着被我征服。

第十六章 | 未完待续

下一趟旅程,自驾2000公里勇闯卡瑞吉尼国家公园,那堪称20亿年以来地球的鬼斧之作的地方。

中国勇士们,We Star,路在脚下,我们在路上。

 

探秘金伯利
它的面积是英格兰的三倍 是地球上最后的荒野之一这里的雨季堪称“自杀季”世界前25种剧毒毒蛇的20种生活在此这里有生物链霸主咸水鳄数百人曾在此遇难

然而

它高居世界前十大最佳旅游地区

深受顶尖探险者青睐